Follow us 登录 注册
0 (855) 233-5385 周一~周五, 8:00 - 20:00
cn@yunshipei.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
天使大厦, 海淀区海淀大街27

朱征夫:制度供给跟不上,国家中心城市如何引领带动?-蚂蚁僵尸

朱征夫:制度供给跟不上,国家中心城市如何引领带动?

中国新闻周刊:如果省级立法机构和市级立法机构在一个层面拥有立法权,这里面的层级矛盾怎么解决?

中国新闻周刊:现在除了立法解释和改为备案制,还有什么解决办法吗?

朱征夫:《立法法》规定,省会市、经济特区所在市和较大的市,已经制定的、立法权限外的法规继续有效,但是没有明确既有法规修改的权限问题,省级不敢贸然赋权地市人大修改,缺乏合法性依据。

中国新闻周刊:过去谈废止收容教育制度的时候,你也是从《立法法》的角度来阐述你的想法的?

在希望得到一条“口子”以外,朱征夫也提供了多种方案,比如,先出台立法解释、审批制改为报备制以及在现有地方性法规上进行修正。

朱征夫:首先就是在制度供给方面,立法肯定更加及时高效,因为他不用再报审批了。

朱征夫:对,实话说,我们律师就是更多的从实践的角度来思考这些问题,因为我毕竟不是宪法学家,我只能把问题先抛出来。立法过程就是一个利益平衡和价值选择的过程,不可能所有人都满意,只能是取得相对的共识。

朱征夫:跟地方人大的同志研究过,他们也是说(地方立法)权限太窄,对于国家中心城市,副省级计划单列城市,没有给予特殊的关心。比如,现在按照程序,除这三方面以外的领域的立法,非直辖的国家中心城市和计划单列市都要上交给省人大批准,这样的话时间周期就很长,而且立法意图未必能够实现。

另外还可以让全国人大及常委会通过立法解释的方法调整中心城市的立法权,修改《立法法》的话,时间很长也非常慎重,所以可不可以先通过一个立法解释,先留一条口子,让有的城市先试行一下。

中国新闻周刊:立法权如果下放下来,优势会展现在哪些方面?

中国新闻周刊:这些城市立法部门提出了哪些具体的问题?

中国新闻周刊:中心城市和一般城市的立法需求差别在哪儿?

“宪法的权威需要更多的通过合宪性审查来确立。”2019年全国两会朱征夫曾这样表述自己的观点。对于非直辖国家中心城市的立法权问题,他同样也认为,只要和宪法原则保持一致,就可以考虑对立法权力的下放。

朱征夫:《立法法》给非直辖国家中心城市立法权的授权太窄,没有反映非直辖国家中心城市在社会经济发展中的特殊地位。

朱征夫:其实就是尽可能让地方有更多的立法权,就可以先备案登记,上级人大来审查他的合法性,但是审查时已经先生效了,在时间上快一些,审查过程后置,有问题再修改。

朱征夫:这还是要反推到中央对他们的要求不同,也就是他们的发展任务是不一样的。非直辖中心城市,他的级别已经类似副省级,在整个发展方略上,他们充当大的城市群的引领作用,他们的任务就是特殊的,只能在环境、文化上立法,怎么发挥国家经济发展中城市群的核心带动作用?

中国新闻周刊:推进地方立法权扩大的阻力在哪儿?

推荐阅读  ▼]article_adlist-->

他认为,目前只有三个领域立法权的非直辖国家中心城市被限制住了脚步。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朱征夫带来了《关于调整非直辖的国家中心城市地方立法权限》的提案。他认为,这些国家中心城市在引领区域发展中负有特殊的责任,但制度供给跟不上。他们充当大的城市群的引领作用,他们的任务就是特殊的,只能在环境、文化上立法,怎么发挥国家经济发展中城市群的核心带动作用?

中国新闻周刊:怎么会想到要建议修改地方立法权的范围?

现在对中心城市要求“五位一体”的建设,对外开放也有这个要求,立法就应当跟得上才行。那这就涉及到怎样发挥立法的引领和推动作用。

朱征夫:制度供给跟不上,国家中心城市如何引领带动?

国家中心城市作为国家城镇体系规划中的最高层级,不仅是地区的中心,也是城市群建设的核心。自2005年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提出国家中心城市概念后,国家中心城市就被赋予了特殊的意义,按照该院的设想,对外国家中心城市要具有相当的国际影响力和竞争力,能代表国家参与国际竞争,对内则是经济活动和资源配置的中枢。

朱征夫:主要还是现在的非直辖国家中心城市立法权太受局限。按照目前的有关授权,这些城市只能在城乡建设与管理、环境保护、历史文化保护三个领域,与普通设区的地级市的立法权限没什么区别。但是这些城市又是国家中心城市,涉及的领域是很多的,像广州、武汉、成都、郑州、西安,他们在引领区域发展中负有特殊的责任,但制度供给跟不上。

]article_adlist-->  姐系女明星:什么都不差,就差一个C位  ]article_adlist-->  电影全产业链陷入深渊:洗牌来临  ]article_adlist-->

中国新闻周刊:省级和市级立法机构各自的立法权限,会因为地方立法权的修改产生冲突吗?

朱征夫:因为《立法法》其实出台得很晚,在它生效前其实一些地方的立法范围就比现在要广,现在把立法权限制在三个领域之后,非直辖的国家中心城市的人大对此前的地方性法规是否允许保留修改权?历史问题历史解决?

朱征夫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表示,在现在众多的城市群发展中,国家中心城市需要起到引领的作用,这不仅符合中央对于国家中心城市的期待,也需要解决经济发展中不断暴露出来的新问题。新的问题需要快速准确的反映、解决,包括从立法上予以解决。

点击进入专题:同舟共济·不负韶华-2020年全国两会新浪特别报道

朱征夫:这个不能追求非直辖中心城和省级立法权完全相同,虽然是中心城市,但是毕竟只是省里面的一个城市,不要去想要跟省里人大的权限完全一样。多一点是一点,只要能满足非直辖中心城的发展需求就好,现在一个中心城市和一个设区的市是一样的立法权,这肯定是不合理的,他的任务要求和发展地位都不一样。

新的问题需要快速准确的反映、解决,包括从立法上予以解决

中国新闻周刊:你建议如果暂时无法执行的话,可以考虑把报批制改为备案制,这样改的用意是什么?

目前国内9个国家中心城市,北京、天津、上海、重庆以及广州、成都、武汉、郑州和西安,除城乡建设与管理、环境保护、历史文化保护三个领域,五个非直辖国家中心城市涉及经济、科技等领域仍需报批省级人大及其常委会立法。

Comments (2)

  • Brad Bukovsky

    近期出版的与“修例风波”相关的部分书籍(5月26日摄)。新华社记者 吴晓初 摄

    回复
  • Brad Bukovsky

    中新网5月28日电 据韩媒报道,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28日通报,截至当地时间28日0时,韩国新增新冠确诊病例79例,其中本土病例68例,累计确诊病例11344例。中新社记者 曾鼐 摄">资料图:5月10日,韩国首尔梨泰院,一家引发集体感染的娱乐场所被关闭。 中新社记者 曾鼐 摄据报道,自5月以来,韩国境内疫情趋稳。5月6日,韩国进入日常生活和防疫工作并行的“生活防疫阶段”。然而,由于梨泰院夜店和富川物流中心发生的聚集性感染事件,韩国近期新冠病例大幅增加。韩国保健福祉部长官朴凌厚28日表示,近期集中发生在首都圈地区企业、补习班、练歌房、酒吧等设施的相关病例感染途径多种多样,富川物流中心相关新冠确诊病例也已增至69例。朴凌厚表示,物流中心的工作人员在单位工作时可能没有遵守戴口罩、生病时居家隔离等防疫守则。为了最大程度遏制病毒扩散蔓延,有必要针对高危设施加强管理监督,各单位也要落实防疫守则。他还建议首都圈民众避免聚会和不必要的各类聚集性活动。另据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28日通报,5月13日0时至5月27日0时,303例确诊病例中尚在调查感染途径的为23例,占整体的7.6%,感染途径不明患者比例连日增加。报道称,如果不能及时掌握新增病例的感染途径,就很难控制传染源,容易发生链式传播。虽然防疫部门呼吁民众避免前往聚众感染风险较高的场所,积极接受病毒检测,但仍未能阻止病毒在社区“静悄悄”地蔓延。对此,韩国民众要求政府再指定社交距离严守期,加强执行保持“社交距离”措施的呼声日益高涨。

    回复

Leave Comment

Contact Us

Feel free to call us on
0 (855) 233-5385
Monday - Friday, 8am - 7pm

Our Email

Drop us a line anytime at
info@financed.com,
and we’ll get back soon.

Our Address

Come visit us at
Stock Building, New York,
NY 93459

阴阳眼|世界上最大的火车站|封门村灵异事件|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泰国巫术|世界上最深的洼地|四大凶兽|我国最早的字典|曹魏皇帝|快三助手-永久网址0748.cc|快三彩票-永久网址0748.cc|重庆快三-永久网址0748.cc|分分快三-永久网址0748.cc|大发pk10-永久网址0748.cc|澳门百家乐-永久网址0748.cc|一分快三-复制打开0748.cc|彩神8-复制打开0748.cc|幸运快三-永久网址0748.cc